跨越六十余载的等待——苏锦琳烈士亲属苏锦文专访

银坑的傍晚是安静的,咸咸的海风时起时停,夕阳的余晖慢慢褪尽。像往常一样,吃过晚饭,苏锦文搬来一张板凳,在家门口静静地坐着,目光投向村口的方向,夕阳把他伛偻的背影无限地拉长。他在等大哥苏锦琳回家,可这一等,就是六十多年……

兄弟连心齐上阵

苏锦文心里很清楚,大哥苏锦琳再也回不来了。当年,他和大哥一起参军,在解放战争中的不同战场上,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激战。只是后来,苏锦文平安地回到了银坑村的家,苏锦琳则永远地留在了数千公里外的异乡。

“当时是我先去当兵的,我把我在部队里的发生的事情写在信里,然后捎回家。我妈说,每次我的信一到,大哥都是头一个去看信的,就坐在那个门口看,饭也顾不得吃。”苏锦文抬起手里的拐杖指了指门口,那只握着拐杖的手布满一道道沟壑似的皱纹,依稀可见当年打仗留下的痕迹,“我大哥从小就想当兵打仗,保家卫国,他觉得那是真正的大丈夫。可他是家里最大的,几个弟弟妹妹都没长大,他要养家,所以我去当兵的时候他还没去。但他想去当兵的心是改不了的。”

苏锦琳想参军入伍的愿望一天比一天强烈。在新婚后不久,他就向父母、妻子表明心意,毅然加入了他心里最向往、最神圣的队伍中。他和弟弟苏锦文被分在同一个连队中,但进入战场后,两个人就分开作战了。在战场上,苏锦琳面对敌人毫不退缩,大无畏的精神正如他想参军入伍的心一样坚如磐石。他最终倒在了那片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

苏锦文是幸运的,残酷的战场没有同时夺走两兄弟的生命;可他又是不幸的,他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亲大哥。1957年,苏锦文复员回家。他满心欢喜,以为大哥苏锦琳也从战场中活了下来,就在家里等着他。没想到的是,回家后迎接他的,竟是苏锦琳已在战争中牺牲的消息。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都在滴血啊!”时隔数十年,苏锦文说起此事还是沉痛万分,“我和大哥一起上的战场,结果我回来了,他留在那了,是我把他弄丢了啊!”这位曾经在最危险的战场上仍面不改色的88岁老人,现在却浑身颤抖,泪流满面。

六十余载寻无踪

“把大哥弄丢”一直是苏锦文心中的痛,把苏锦琳的遗骨找到,成为了他毕生最大的心愿。他本来就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心里很清楚,受当时战争环境的影响,有很多牺牲的战士来不及转移,只能就地安葬,在一些激烈的战斗中,甚至连遗体都找不到,所以找到苏锦琳的希望十分渺小。但也有许多牺牲的战士安葬在烈士陵园里,这让苏锦文又看到了些许希望。多年来,他尝试各种途径寻找苏锦琳的遗骨,从不言放弃,也渐渐感染了家里的人。从此,找到苏锦琳的遗骨,便是苏家人最大的执念。

数十年过去,苏锦文渐渐老去,寻找苏锦琳遗骨的事便落到了小一辈的身上,其中就包括苏锦琳的侄子苏明。

历尽风雨终如愿

在苏家人通过各种途径寻找苏锦琳烈士遗骨的同时,广西壮族自治区为烈士寻亲工作组也在积极行动,为苏锦琳烈士寻找他的亲人。为苏锦琳烈士寻找亲人受到了为烈士寻亲工作组的高度重视。广西革命纪念馆馆长肖志龙和广西革命纪念馆文保编研科长韦鸿全程跟进工作的进展,密切关注寻亲工作的情况变化。为烈士寻亲工作利用现代发达的网络传播技术,积极开辟寻亲新途径,于2021年4月15日,在网络上发布文章《寻广西北海籍志愿军苏锦琳烈士亲人,他的英名镌刻于长春市革命烈士陵园,静候家人祭奠》,利用网络迅速而广泛的传播优势,为寻找苏锦琳烈士的亲人助力。

三天后,为烈士寻亲工作组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的发送者自称是烈士苏锦琳的侄子苏明,他们也一直在找苏锦琳烈士遗骨的下落。收到消息后的工作组十分激动,详细地进行了身份信息的核对,确认苏明就是苏锦琳烈士的亲属。当为烈士寻亲工作组得知苏锦琳的弟弟苏锦文也是解放战争老兵,并仍在世时,更是激动。为烈士寻亲工作组正式向苏明和苏锦文传达消息说:“苏锦琳烈士的遗骨已找到,现安葬在长春市革命烈士陵园。苏锦琳烈士和苏锦文老先生是一对英雄兄弟!请放心,我们会尽快安排你们前往长春祭拜!”

苏锦文听到这个消息后,压在心中多年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他擦了擦泪水,把拐杖放到墙边,努力站直佝偻的身子,右手臂缓缓抬起,颤抖却坚定地敬了一个军礼:“我苏锦文和大哥苏锦琳,永远忠诚于党和国家!感谢党和国家!”

又是一个傍晚,咸咸的海风不知疲倦地扫着大地。苏锦文搬着小板凳坐在家门口,目光投向村口的方向。金灿灿的余晖打在苏锦文的身上,佝偻的背影不见往日的孤寂,取而代之的是祥和的安宁。(韦鸿、张宇)

(广西壮族自治区退役军人事务厅“为烈士寻亲”工作组走访苏锦林烈士亲属)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