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底层生活最好的纪录片,很怕你们错过了

《最后的棒棒》是一部很特别的记录片,主题平凡的很难吸引人眼球,但是只要点开了它,几分钟内就会被它的真实与厚重所震撼,根本无法移开视线。

这么好的纪录片,我是真很怕你们错过了。

它讲诉了一个群体,一种最为朴质的生活。

——“棒棒军”

重庆山城地势高低错落,在机械化程度较低的时代,运送货物主要靠人力肩挑背扛,只因这些苦力的干活工具是一根短木棒,人们就管他们叫“棒棒”。

一根扛在肩上的圆木棒或竹棒,加上一团挽着的粗重尼龙绳,就是棒棒们的吃饭家伙和标志了。

在重庆,不管是繁华的商业圈或是纷扰嘈杂的小巷,随处可见棒棒们的身影。从挑、扛、抬、拽,到铲、挖、撬、砸,只要付钱,棒棒们几乎无所不能。

北方的朋友可能不太清楚,但是对于南方的人来说,棒棒就像山城重庆的“名片”,代表着一个时代记忆…

“三十多年来,有人唾骂他们衣衫不整,影响市容,也有人感慨几十万棒棒,用肩膀挑出了一个新重庆。”

这样一群让人又爱又恨的人,却随着城市的发展,慢慢地在消失。

何苦,一个正团级军官自主转业后,加入了棒棒,为我们最后记录下了这群人的生存状态,最固执、最卑微、最矛盾、也是最真实的底层人的人生。

华夏智能网

繁华的解放碑商圈,流光溢彩的广告牌,到处都是逛街消费的人。

白天,棒棒们坐在角落台阶上,张望着“商机”,关注着路边堆放的货物。

晚上,回到距离商业区仅数百米之遥的陋巷居住。

这个楼里住了许许多多的棒棒,最便宜的房子一个月只要60块钱。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最实惠的好住处。

何苦也在这里租了一间300元的“豪华”单间,他的邻居,有老黄、老甘、老杭,还有河南,他们都曾有过长久的棒棒生涯。

老黄,是何苦入行拜的师傅,他从1992年就开始做棒棒,是棒棒里的老师傅。

何苦拜师的时候,他已经65岁了,走路时总是双手插在裤兜,使得佝偻的后背和后昂的脖子极不协调。

老黄说,他保持这样别扭的走路姿势,是想告诉别人,他还不老,还挑得动。

跟着老黄,何苦第一个印象深刻的活儿是给一个麻将馆搬家,背着一台自动麻将机上5层楼,足以让人使劲的部位从肩膀、双腿最终转变到牙齿…

那个活儿干了大半天,何苦和老黄一共领到工钱150元。

230斤的泥子粉,从解放碑的五一路送到洪崖洞,15元。就因为这样的重活,老黄曾有朋友落下病根,干不动了只能回家。

像老黄这样年纪,干棒棒的人很多,甚至有些比老黄年纪还大,但是有些时候,何苦这样五大三粗的爷们也比不过。

每一个棒棒,都有他们必须做棒棒的理由,老黄也一样。

1949年,老黄出生在这一个特殊的年代,因为家里是地主成分,他从小生活在一个受打压和排挤的环境中。

在饥饿与窘迫中长大的老黄,也因为成分问题成不了家,最后只能跟一个养不活孩子的寡妇组成家庭。

有了女儿的老黄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外出打工,没过多久,妻子跟人跑了,女儿只能自己带走。

这一刻,有了女儿的老黄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了,他来到了重庆做起了棒棒,这一做就是二十几年。

这二十几年里,老黄不多花一分钱,为了省6块的公交费宁愿多转五趟车,生了病,也从来不去医院。

老甘,59岁,做了30年的棒棒。

他说是一个女人和两个小偷改变了他的人生。

25岁时,在村里谈了几年的女友悔婚,嫁给了别人,他发誓要到城市里赚大钱,回村娶村长的女儿。

老甘在城里的第1个5年攒了1万元,刚从银行取出,就被小偷摸了包。

第2个5年,攒了2万5千元,又被小偷摸走。

30多岁的老甘,开始相信命运,找人给自己算了一下,说他要到60岁才会走鸿运。

眼瞅着,60岁快来了,虽然现在的生活还是一样的窘迫,但是老甘盼望着过了60岁后,命运就会眷顾他。

老杭,他做棒棒也是因为一个女人。

他的媳妇跟别人跑了,村里的小流氓说只要1万块,就让那夺妻之人消失,就这样他做起了棒棒,攒复仇费。

命运弄人,就在老杭攒够第一个1万元,准备与小流氓接头时,钱被偷了;老杭又花了1年,攒够了第二个1万元时,小流氓却进了监狱。

老杭决定自己动手,先后买了三把刀。在买第三把刀的时候,老杭发现,他并不是那么恨那个人,甚至觉得妻子的离开也有自己的原因,时间让老杭放下了仇恨。

现在的老杭一身伤痛,腿疾严重,但是为了挣医疗费,他只能继续干着棒棒。

河南,因为他来自河南,所以大家就这么叫他。

河南出生于1960年,父亲早亡,母亲改嫁,17岁离开了家开始流浪,年轻的时候碰到两个混混,被挑断了脚筋成了残疾,就来到重庆做了棒棒。

何苦来的时候,河南刚从大排档失业,因为河南的饭量很大,答应包一顿饭的大排档老板看到河南能吃后,很快就把河南开了。

河南是这里面好吃懒做的代表,他不像老黄老甘他们,他更愿意将未来放在牌桌上,盼望着靠赌发家致富。

在2014年,像老黄他们这样的棒棒能够干活的机会已经不多了,一个月的收入大概在1000元左右,连达到当年重庆最低工资标准的1250元都困难。

导演何苦,作为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棒棒,半年的积蓄却只有3000元,更不用说年迈体弱的棒棒们。

随着时代发展,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需要棒棒了。年轻一代大多选择了外卖、快递等新兴行业,而留下的棒棒大多都是像老黄他们这样,干不了了。

在渐渐老去,看着身边一个一个伙伴离开的这些年,老黄他们也见证了解放碑从昔日破败变成如今流光灿烂的全过程。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喜欢穷,也没有人喜欢穷人,更没有人喜欢棒棒这个职业。

他们像蝼蚁一样渺小,但是他们也在努力的活着。

这个世界本不公平,但是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的活着。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的地方,有值得人称赞的品质,但是他们也有为了蝇头小利的自私一面。

这不正是真实的底层生活状态。

如今,棒棒越来越少,他们的背影正在远去,或许再过几年,他们就成为了山城的记忆。

他们用肩膀把重庆挑进了新的时代,他们的故事值得细细品味。

希望每个为生活努力的人,都能有一个光明灿烂的未来。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5034303526778697&wfr=spider&for=pc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